栏目:
------------------不定时更新制------------------
标签

起夜

2019-03-22

 这一夜,对于刘斌和淑芬来说感觉是那么的漫长。两人虽然早早地躺在了床
上,却无论如何也是无法安睡的。刘斌是第一次单独和女人躺在一起,尽管他遵
守着在晚餐时的承诺。当女人香味若隐若现地飘来,他就会眼睛的余光偷偷地望
着背对着自己的淑芬,想像着洗澡时看到的姛体,还是让他热血沸腾。就算已经
连续打了两次飞机,下半身的肉棒却不是十分安分。总是会不自觉得挺立起来,
然后不停的思想斗争又让它软下去。如此反反复复硬了软软了又硬,让刘斌十分
无奈。

  淑芬没睡着,除了害怕刘斌动粗以外还在牵挂自己的老公和思念小孩。她也
想给老公打个电话过去,却也一样担心会影响老公休息。胡思乱想中,恍恍惚惚
地睡着了却又很快醒来。

  俗话说,人有三急。熬过夜的人都知道,一到晚上人就特别容易有尿意。特
别是像淑芬这种生过小孩的女人,是特别有尿意的。在家时,淑芬会在睡觉前去
方便一下的。但是今天由于是在别人家里,主卧的卫生间是磨砂玻璃半透明的,
再加上与老公通了电话心里胡思乱想着就没有去了。一开始因为紧张害怕,还没
有这种感觉。现在恍恍惚惚地半梦半醒的时候,尿意越来越重。

  「阿斌,你睡着了吗?」淑芬实在无法忍耐了,只好先翻了下身子侧过脸对
着刘斌。

  「睡不着,怎么了?」刘斌一听淑芬叫他,立马也侧过脸关切地问道。

  「那个~ 嗯~ 」淑芬又不好意思起来。

  「你有事就说嘛,怎么了?」刘斌虽然看不到淑芬的脸,但是从语气上明显
听得出淑芬有什么事情,便更着急了。

  「我~ 想上个洗手间,那个麻烦你把灯开一下。」淑芬也是被尿憋得难受,
索性也豁出去了。

  「哦哦哦,我还以为你怎么了?」刘斌总算是放了心,然后把床头的灯打开
了。顿时房间一片光明,但是两个人因为长时间是在黑暗中,忙闭着眼睛半睁着
慢慢适应这光亮。

  「阿斌,那个你能不能陪我到客厅的卫生间去一趟?」淑芬一边慢慢起身,
一边地刘斌说道。

  「就在主卧的卫生间上啊,怕什么?」刘斌不解地问。

  「我不习惯啊!一个人去外面,我也有点怕。」淑芬弱弱地说。

  「好吧,我陪你去。」说着刘斌迅速地从被窝里起来,随手披了一件外套下
床穿好鞋子等着淑芬从床里面下来。

  「谢谢你,阿斌!」淑芬一边说着一边挪动着身体来到了床边。

  「没关系呢,来先披件外套吧!」刘斌拿给淑芬一件外套,并准备给淑芬披

本页网址
标签
口味推荐
看视频